決不回頭
決不回頭
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
自動購買下一章
打賞

007

林霄把張老師的手機放進自己的口袋里。悄悄站起來,準備離開。突然,一道閃電劈下來,劈中了大石旁邊的一棵樹,那棵樹咔嚓一聲斷裂了一半,小女孩兒又是一聲尖叫。斷裂掉落的半棵樹壓在了小女孩兒的腿上,雨水把流出來的血沖走,又有血從傷口里涌了出來。

林霄目睹了這一幕,顧不得許多,急忙跑回去。

小女孩兒又驚又怕,大聲喊著:“張老師,張老師。”

“別怕。”林霄用力把斷木搬開,將瞠目結舌的小女孩兒抱起來,放在安全的地方。

他查看小女孩兒腿上的傷勢,安慰道:“沒事,就是刮開一個小口子。在這兒等著別走開,張老師馬上就回來。”

小女孩抽噎著,死死抓著他的衣服:“叔叔別走,你陪我等張老師回來好不好?我害怕。”

林霄的目光穿透落下來的雨水,溫柔地望著小女孩兒。他應該留下來照顧她,可是,他又不能留下來。

林霄把小女孩兒的頭發從白皙的臉蛋兒上抹開,又輕輕地揉了揉她的發頂:“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小姑娘,別怕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你留在這里等張老師回來,他會照顧你。”

小女孩兒眼巴巴地看著他,活脫脫一只被淋透的小鵪鶉。

林霄去不遠處撿起張老師留下來的包,塞到了小女孩兒懷里:“你抱著它數數,從1到100只數帶7和7的倍數,就像這樣。”他教小女孩兒數著,“7、14、21、27、28。會嗎?”

小女孩兒點點頭:“會的。”

“如果你數錯了,就要從頭再來。”

小女孩兒抽抽鼻涕:“這有什么用?”

林霄盡可能對她笑一笑:“是讓你不害怕的咒語。”

“騙人。”

“不信你可以試試。”

小女孩兒的眉頭皺了起來,當真數了:“7、14、17、21……”

林霄揉了揉她被淋濕的頭簾兒:“加油!”言罷,跳上一塊大石,縱身跳下去,落地時不知道踩了什么,絆了個趔趄,回頭一看是一部傻瓜相機,不知道是誰的,順手撿了起來。

小女孩兒的聲音在風雨中漸漸遠去:“28、35、42、49、呀,錯了。7、14、17、21……”

——

按照時間來算,這時母親的車已經開上了盤山路,北側的盤山路距離他所在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,他必須更快一點才行。

這是上天給他的一次機會,如果能夠成功,母親會活下來,小姨也不會為了他一直不成家。他還可以提早預防小姨患上可怕的絕癥。

然而,現實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簡單,即便是最靠近盤山路的地方也相距甚遠,他咬咬牙順著坡道往下滑,石塊和樹枝劃破了衣服和背上的皮肉,還有幾顆鋒利的石頭在頸動脈上劃過。

當一個人心中懷著強烈渴望的時候,沒空兒體會恐懼是個什么滋味兒。

林霄很慶幸自己能全須全尾地滑下了這段山坡。站在山坡上向下望,盤山路距離他大概不到100米的距離,到此為止再下不去了,除非他能長出一對翅膀飛下去。

狂風裹挾著暴雨來勢迅猛,尋常里柔軟的枝條在狂風中猶如挓里挓挲的鋼鞭,抽在身上就是一道傷口。

林霄站在一處懸空的山坡上向下望,突見盤山路U型拐角處有一把雨傘,那是一把七種顏色拼湊起來的雨傘。雨傘下可見一條綠底兒白碎花裙邊兒,撐傘人不是母親,他記得“這一天”母親并沒有打傘,而是穿了一件雨衣。

怎么辦?距離太遠了,就算他喊破嗓子,母親坐在車里也聽不到。

“媽的。”林霄凌霄狠狠罵了一句。就算是摔殘廢了,至少能讓她把車停下。

林霄后退幾步,站定。緊緊閉上眼睛,強迫自己不去幻想即將接受的疼痛,他必須鼓足勇氣!想著母親,想著小姨。

機會已經擺在面前,死就死吧!

他突然睜開眼睛,朝著滿是烏云和閃電的天空大聲吼叫——啊!

叫喊聲給了他勇氣,最后一步踏在懸空地的邊緣,把所有的力氣擠出來,縱身一躍!

衣服被狂風吹得獵獵作響,上衣幾乎被刮得看不出原本模樣。上衣口袋沒有拉鏈,放在里面的鉆石項鏈忽地掉了出去。他是眼睜睜看著項鏈落在了地上,可他沒有在半空中剎車的本事,徒留一瞬間的心疼。

突然,一股強大的力量狠狠擄住了他。大腦還來不及思索,身體本能做出反應,手抓腳蹬,。撿來的傻瓜相機一直掛在脖子上,這會兒不知道那一個動作,相機的帶子勾住了樹杈,禿嚕一下離開了他的脖子。幸好她反應快,順手抓住帶子。樹杈與那股神秘的力量像是把他變成了一根松緊帶,角力拉扯。

那古怪的“雨圈”又出現了,他的一條腿已經被吸了進去。他能感受到吸力越來越大,用不了幾秒鐘他就會被完全吸進去。而母親的車也駛了過來。

不能功虧一簣!

林霄死死抓著傻瓜相機,不讓自己被吸進雨圈里,然后,那吸力越來越大,要么被吸進去,要么被撕成兩半。

這是老天開的一個玩笑嗎?他已經看見了車頭,再給他一點時間,哪怕是一分鐘也好。

那可憐的樹杈發出令人不安的斷裂聲,像是割開了肉,扯斷了骨,只有一點皮徒勞地堅持著。

他知道自己再也堅持不住了,用力扯斷樹杈,將傻瓜相機用盡全力丟出去,幾乎是同時,他又被那股力量高高拋起。

……

當一個人失去知覺的時候,本身并沒有任何感覺。只有在事后描述時才會說“那個時候昏過去了”,或者是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等再次有了知覺,先是光晃在了眼睛上,盡管他沒有睜開眼睛,仍覺得這種光有些刺眼。

隨后便是如潮水一般的疼痛,鋪天蓋地壓了下來。

林霄疼的哼哼幾聲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視線很模糊,觸目所及一片白茫茫。

隨著眼睛看到了一些模糊的東西后聽覺也有了感應,似乎有人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說話,嗡嗡的,聽不真切。

  • 加入書架
  • 目錄
  • A+
  • A-
时时彩平投每天赚一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