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把無敵仙器
我有一把無敵仙器
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

第十六章 有話好好說

據侯澤所知,只有能夠溝通天地靈氣的上品法器才能夠縈繞著青色的光芒,這樣的法器饒是在上品法器之中也是極其罕見的。

侯澤怎么也想象不到,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夠見到一柄能夠綻放青光的上品法器的誕生,要知道,在此之前這柄中品法器雖然依舊閃耀無比,可那正如白宇所說,裝飾性大過實用性,那都是鑲嵌了靈石的作用。

而現在,這柄法器上所鑲嵌的所有寶石和靈石全部被卸了下去,沒有任何影響,比之之前反而更加絢爛奪目,泛著一股自內而外的霸氣!

而更讓侯澤驚愕的還在后面,只見那魯大師突然驚叫一聲:“小子,看好了!”

說罷,凜然一揮手中長劍,當即一道青芒從劍身本法而出,眼睜睜看到一道劍花直接從劍身飛掠而去,直接碰撞在庭院內那用各種中下品法器所堆成的假山上。

下一刻,只聽轟然一聲悶響,那座滿是各種法器的假山轟然炸裂,連帶著假山上那數以千計的長劍悉數蹦碎,散落一地。再看那劍身卻依舊閃耀著青芒,而那崩開一角的劍身,卻如同鏡子一般,閃耀著寒芒,劍身之上哪兒還有半點龜裂!

寒芒刺眼,就如同嶄新的一樣!

剎那間,侯澤整個人倒吸了口涼氣,當即驚恐的張大了嘴巴,怔怔的看著門外被一劍斬成兩段的假山,一時間只覺得背后一陣冰涼,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我……擦!”

“這……真的是我那把寒宵?按照我給你的方法鍛造的?不可能吧?!”

侯澤嘴角止不住的顫抖,當下狐疑的看向魯大師,卻見魯大師興奮的點了點頭,雙眼之中滿是得意。當即侯澤倒吸了口涼氣,一時間直覺得天旋地轉,腳下一軟險些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。

當即,侯澤想也不想,丟下一袋子靈石,抱著那柄上品法器便一路朝著廢料場飛奔。

自己這次好像……碰到真正的高人了!

抱大腿,快去抱大腿啊!

…………

此刻的白宇還不知道在天山城內發生了什么,甚至早已將侯澤這個修二代拋到了腦后,此刻的他正盤坐在廢品堆前,在萬千廢品之中挑選著任何一件可以被分解的法器,苦逼的一點點積攢銘文。

饒是這一頓各種分解,這些廢棄法寶給他換來的銘文數量也才堪堪達到三百張。

可就這些銘文,對于這個神奇的本源系統來說,卻也是杯水車薪,別看現在手頭上這些銘文足夠升級天羽閣了,可就系統這揍性,指不定有多少坑在等著自己呢。

白宇幾乎可以肯定,隨著天羽閣的等級越來越高,所需要花費的銘文也一定會成倍增長,而且到時候所花費銘文的地方只會越來越多,等到時候再臨時抱佛腳,那還不是晚了!再說天羽閣里還有個不知道什么東西的發光圓球,那可是生生要十萬銘文呢。就算是系統已經明確說明,這個寶物可以分期付款,但湊不完整自己也拿不到啊!真是蛋疼!

不過,白宇想的清楚,這錢是慢慢攢出來的,一口可吃不成個胖子!

而就在白宇忙著分解一柄斷成兩截的長槍的時候,門外卻再次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由遠及近。

聽到這聲音,白宇當即眉頭一挑,嘴角不由得漫上一抹莫名的笑意。僅僅是從這腳步聲,他便已經分辨出了來人究竟是誰。

又是那個修二代,侯澤。

緊接著,侯澤的身影赫然出現在門外,正目光灼灼的盯著白宇的背影,在他手中,還緊緊攥著那柄泛著青芒的上品法器!

看到了白宇,侯澤剎那間停了下來,用充滿騷浪賤的目光,足足注視了白宇十息的時間。弄的白宇都有點愣怔了。

“哥!白哥哥!”

侯澤怪叫一聲,還沒等白宇反應,整個人就是魚躍而起,竟是直接朝著白宇就撲了過去。

“我擦,臺灣腔都出來了!”

當即白宇滿臉皺成了一個菊花,還沒等侯澤飛撲到面前,一張大腳卻是生生的頂在了侯澤的臉上,硬生生在侯澤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四十三碼的鞋印。

可侯澤卻絲毫沒感覺一樣,依舊死死抱住了白宇的大腿,臉上一時寫滿了激動。

“抱到了,我總算抱到了大師的大腿了,爽!”說著,竟然還一臉享受的在白宇的腿上蹭了蹭,那賤兮兮的表情不由得讓白宇感到一陣惡寒。

“艾瑪,松手!松!手!”

白宇說一個字踹一腳,愣是沒把侯澤給踹開,反而還更加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大腿,激動地用臉蹭來蹭去,當即直讓白宇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這侯澤該不會有什么特殊癖好吧!

下一刻,“噗”的一聲,一道精光赫然在白宇的指尖迸發,一眨眼的功夫,就抵在了侯澤的脖頸上。

這一下,侯澤笑不出來了,他渾身的汗毛瞬間炸了起來,當即只得默默的站起身來,訕訕的看向白宇干笑起來。

“哥,嘿嘿,這怎么說動手就動手了呢!”

我說,有話就不能好好說嗎?

眼見白宇面無表情,眉宇之間卻明顯帶著幾分鄙視的看著自己,侯澤不由一愣,片刻后卻是一拍腦門瞬間反應過來。

“白哥,我懂,嘿嘿,我懂。”

說著,侯澤想也不想的直接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恭敬的送到白宇手里:“這登門拜訪總不能空著手來,小小禮物,不成敬意,還請雷哥收下。”

果然,看到那儲物袋的瞬間,剛剛還面無表情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白宇卻是瞬間變了副模樣,當即嘿嘿一笑,接過儲物袋滿意的拍了拍侯澤的肩膀:

“哈哈,好說好說,小伙子,很有傳統美德嘛。不過師兄,不是我說你啊,咱們可都是相親相愛的師兄弟,來就來唄,帶這些東西干什么。就算是空手來我也不可能挑你理啊!下次來,別這樣了啊。”

誒喲我去!

哥,咱就算是客套幾句之前也能不能先控制一下臉上的表情,這不爽都已經寫在了臉上好嗎,怕是這禮物要真沒送出去,自己恐怕又要被直接扒的只剩下褲衩了吧。

還下次呢?

  • 加入書架
  • 目錄
  • A+
  • A-
时时彩平投每天赚一百